简介

一、序曲——拓跋鲜卑的迁徙与壮大

1、嘎仙洞诞生

鲜卑族祖居于大鲜卑山(今大兴安岭北段的嘎仙洞),在这个最初的驻牧地生息繁衍,这是是拓跋鲜卑的孕育之地,在这里他们度过了漫长的岁月,以原始部落群居方式组织生产生活,和人类社会早期阶段一样靠着狩猎和采集为生。

2、进入草原,定都盛乐。  拓跋鲜卑早起历史经过两次迁徙,先南迁大泽(呼伦湖),东汉初二次南迁,辗转游牧到匈奴故地(今河套、阴山一带)。力微时期势力强盛,庭帐始移盛乐(258年),诸部归服,组成以拓跋为首的部落联盟。穆帝猗卢三年(310年),西晋册封拓跋部首领猗卢为代公;猗卢六年(313年)以盛乐(今内蒙古和林格尔)为北都,修平城(今大同)为南都,建立了拓跋氏早期的民族政权-代国。什翼犍置百官、定律令,代国更有了规模和气象,后被前秦所灭。


二、北魏的建立与统一北方

1、北魏建立、统一北方。淝水之战后北方形式发生剧变,前秦瓦解,386年拓跋珪在各部落的支持下复建代国,随后以“魏”为国号,肇建北魏。拓跋珪在威服塞北各族之后开始进兵中原,参合陂之役北魏在军事上给后燕以沉重打击、改变了力量对比,第二年(396年)拓跋珪称帝,改元皇始,同年八月,发兵40万大举伐燕。拓跋珪亲率主力南出马邑,逾句注,直取晋阳,然后东处井陉口,398年正月为止先后攻下信都、中山、邺城,后燕腹地的今河北地区被北魏占领。至此,今山西、河北地区大部都被拓跋珪所得,为了统治的需要,同年七月迁都平城。之后拓跋珪北伐高车,俘获甚多;与后秦在晋南地区的争夺中也处于有利地位。

明元帝拓跋嗣继位后,对内附的各种势力和官民进行安抚,重点治理和整顿内政,尽量避免战争,执行“隆基固本”政策,呈现“内和外辑”的局面。拓跋嗣晚年乘刘宋政局变化,大举南伐,在付出巨大代价攻下滑台、虎牢、洛阳等重地后,攻占青兖豫三州的一些郡县,使北魏疆域扩展到黄河以南。

太武帝拓跋焘在位时,柔然和夏国对北魏威胁很大。柔然的侵扰使北魏“无岁不惊”,太武帝改变明元帝对柔然的防御政策,先后8次率军深入漠北,讨伐柔然,柔然势力大衰,与魏和亲。对柔然的军事胜利解除了北魏后顾之忧,为统一事业创造了条件。431年,拓跋焘西征夏国,克定关中。436年出兵和龙(辽宁朝阳),攻灭北燕。439年,灭北凉,完成北方的统一,历史进入北朝时期。北魏与南方刘宋政权在430年、450年进行过两次大规模的战役,抗击刘宋进攻,巩固了南疆。特别是第二次战役,拓跋焘率军长驱直入,渡过淮河,屯军瓜步(今江苏六合县),饮马长江,北魏“诸军皆同日临江,所过城邑,莫不望尘奔溃,其降者不可胜数”。《魏书》评价拓跋焘“扫统万,平秦陇,翦辽海,荡河源,南夷荷担,北蠕削迹,廓定四表,混一戎华,其为功也大矣。”

2、平城建设

早在公元……年,拓跋猗卢已将平城定为代国的南都。

道武帝拓跋珪于天兴二年(398年)迁都平城,以汉平城(即代国时期的南都)为基础,开展了系列的都城建设活动。“营宫室,建宗庙,立社稷。……,诏有司正封畿,制郊甸”。首先在城内建造了天文殿、天华殿、中天殿(配云母堂和金华堂)、西昭阳殿、紫极殿等建筑,后将殿堂集中的城内西部围建成了西宫。并在东部建有东宫(如明元帝出生于东宫)。另外在南门内左右分设宗庙、社稷坛(包括太社、太稷、帝社)。开启京城十二道门。在城外,北部围筑起周回三十里的鹿苑,凿引西郊武周川水,分流苑中、城中和城南。西郊建有拓跋鲜卑传统中最重要的祭天场所——郊天坛。总之,在道武帝时期,平城作为都城的建设初具规模。但是由于平城有些狭小,周回才八里(参见汉平城调查范围),所以道武帝曾经两次规划在南面的黄瓜堆之阳建设另一座新的都城,这一计划最终未能实现。

明元帝时期,增筑了三十二里的郭城,扩建了西宫(至周围二十里)。将旧鹿苑分割成东、北、西苑三部分。在京城四周新建了许多离宫,如在东郊白登山、西苑、北苑中蓬台北面、南郊灅南等地均建有行宫。加上原道武帝时在北郊兴建的北宫、犲山宫等,四下行宫遍地,拱卫京城。明元帝平城建设规划的有些工程可能延续到了太武帝时期。如郭城建成后,宫城南面的郭城内区域全部划分为“坊”。这一种规划,对后来历史上其它地区的都城建设产生了很大的影响。总之,明元帝时期,将平城的规模扩展到最大范围。兴建郭城的同时也继承了道武帝最初时遇到的遗憾:因地理地貌的限制,郭城不得不跨河而建。

孝文帝时期,按照中原礼制,对宫殿布局等作了较大的调整。如在主轴线上,毁太华主殿,新建太极殿;另在东侧建太和殿等一组建筑。同时建坤德六合殿、乾象六合殿、皇信堂等。在南郊建造礼制性建筑——明堂,其中包括太庙、灵台的功能。


三、南北民族融合

1、风俗的改变:

由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对南郊北魏墓群人骨同位素进行测定,发现平城期间的鲜卑人食物仍以食肉为主;但是在墓葬的出土遗物和墓葬壁画中发现,粮食加工的遗物如粮仓、磨盘、碓、簸箕、臼等逐渐增多(图片)。说明经济结构和饮食习惯在逐渐改变。

不仅如此,国家祭祀等重大活动习俗,也有重要改变。北魏建国初在平城西郊设立的郊天坛,充满了鲜卑浓厚的传统气氛,一直延续到孝文帝初期,但在太和年间代而取之为只在南郊圜丘祭天。

2、制度的改革:均田制、班禄制、三长制


四、东西文化交流

1、丝路东延

北魏从太武帝灭北凉之后,开始与西域、西亚的交流。这时候连接东西方文化交流的动脉——丝绸之路,不仅仅到达长安,而且向东、向北延伸到平城,甚至更远的辽阳一带。在河西走廊和戈壁沙漠漫长的旅途中,完成运输使命的工具主要是驼队。长途跋涉的不仅有成群的商旅,而且有络绎不绝各国的使团。 目前在平城发现的西亚文物有玻璃器、高足铜杯、银碗、波斯银币等,……年间琉璃制作技术的传入,使得琉璃这种奢侈品在几年间成为了普通物品。平城达大街小巷上到处漫步着西域的胡人,他们或载歌载舞、或竞技杂耍,在经商贸易的同时,将西域的音乐、舞蹈等传入平城。

2、佛教盛传

西域文化传入的所有内容当中,佛教的影响力最为广泛。每天清晨,随着清澈悦耳钟声的响起,突兀耸立在宏伟壮丽平城上空的,是一些弥漫在雾霭中的寺院高塔。据文献记载,平城的寺院上百所,城内有三级浮屠、五级浮屠、永宁寺七级浮屠等。城外东郊耳尔庆寺,北郊有鹿野佛图,房山思远佛图;西郊有武周川蔓延四十里分布的寺院群,其中作为皇家寺院的武周川石窟,“凿石开山,因崖结构,真容巨壮,世法所稀。山堂水殿,烟寺相望。”成为我们今天的宝贵世界文化遗产。

当时的平城,已成为一个佛教流传的中心,并且向周边影响和扩散。


五、尾声

迁都洛阳、汉化政策的深入  太和十八年孝文帝以南征之名将国都从平城迁到洛阳,继续推行了一系列汉化的改革措施,洛阳恢复昔日的繁荣,继续为民族融合和文明兴旺发挥巨大作用。



影院环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