序言

平城,拓跋鲜卑建立北魏王朝的首都。自398年,拓跋珪迁都平城,称皇帝,“营宫室,建宗庙,立社稷”,开启北魏平城时代,至迁洛前于平城建都凡97年。

拓跋鲜卑以平城为基地,成就伟业。道武帝雄才大略,奠定封建国家;太武帝气吞万里,达成北方统一;冯太后、孝文帝“太和新政”,推动华戎一体。他们汇聚南北文明,兼容东西精髓,创造出奇迹般的辉煌,为古老的中华注入新鲜的血液。

百年帝都,气象万千,商旅汇聚,贡使络绎,成为北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和国际化大都市。北魏平城历史文化的精华,遗存至今。平城明堂遗址和方山永固陵,记录着鲜卑人封建化的足迹;“真容巨壮”的云冈石窟,标志着西来佛教本土化的开端;宋绍祖和司马金龙墓的文物,见证着南北朝文化交流与融合的进程。斑驳拙朴的宴猎壁画,威武雄壮的兵马俑军阵,异域风情的金银玻璃器皿会将我们带回到1600年前的平城。

第一单元 盛乐时代

拓跋鲜卑离开古老神秘的嘎仙洞,走出大兴安岭。东汉初开始南迁,曾于美丽的呼伦湖畔留下足迹,最终进入“匈奴故地”,称雄于阴山南北的广袤草原。258年,首领力微在定襄盛乐召集部落联盟大会,形成一个奴隶制形态的国家,开始了“盛乐时代”。其后,拓跋鲜卑通过与西晋修好,继续南下入山西境,并涉足中原事务。310年,猗卢受封为代公,据有代北全境,以盛乐、平城作为南北二都,不久进爵为代王。什翼犍时重振各部,设置百官。386年,拓跋珪复建被苻秦所灭的代国,改号为“魏”,拓跋鲜卑由此出发问鼎中原。




第二单元 京都平城

拓跋珪在盛乐建立北魏后,398年,他将都城从盛乐迁至平城。其后百年间,北魏王朝统一北方,南北朝隔江对峙,是其统治最辉煌时期,史称“平城时代”。发生在平城的“太和改制”,无疑是北朝乃至中国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,为中华各民族文化的融合和升华树立了一块里程碑。平城作为北魏国都97年,历67世的开拓和经营,形成郭城周回32里、人口上百万、商旅云集、使者络绎的大都市。

第三单元 丝路遗珍

北魏是中国南北朝史最重要的一个王朝,是民族大融合,世界大交往与对话的积极倡导者和推动者。魏都平城则是其中枢和大本营。平城人口百万,商旅不绝,在中国大地首屈一指,在世界版图中也屈指可数,堪称国际大都市,既为都城所在,又是丝绸之路的起点,持续近一个世纪。留存至今仍独领风骚的云冈石窟、斑驳陆离的玻璃器、金银器无言诉说着它的过去,也见证了人类文明在交流融合中的辉煌发展。今天,尽管丝绸之路早已超越其作为交通线的定义,成为一种精神和象征,但为人类留下了诸多珍贵的文化遗产,也为当今世界的和平与发展提供了价值典范,“一路一带”的提出和倡导将更加促进这种精神和价值的传播。

第四单元 胡风汉韵

3到6世纪的中国,草原民族纷纷内迁,诸胡政权林立。拓跋鲜卑建立的北魏,结束了五胡十六国的混乱局面,实现北方的统一。散布中原的胡汉各族历经血与火的洗礼,呈现胡汉杂糅、兼容并蓄的局面。中原文化极大地影响了游牧民族,同时胡风胡俗也注入了华夏社会。中原居民生活的饮食起居习惯发生变化,文学艺术等方面更是增添了粗犷奔放的色彩。

第五单元 墓葬习俗

中国古代信奉“事死如生”,故重厚葬。北魏定都平城后,鲜卑墓葬亦渐趋同汉制。大同北魏墓葬众多,既有规模宏大的帝王陵冢,也有随葬简单的平民墓穴,可谓当时社会的缩影。枕山际水的永固陵园,著名的司马金龙墓和宋绍祖墓以及马铺山南的王公贵族墓,似乎是无言的史著,记录着北魏时代民族大融合与社会繁荣的盛况。沙岭壁画繁缛华丽,家居野宴,车马出行,庖厨炊作,伎乐百戏,林林总总,一派现实世界的写照,展现了鲜卑民族的生活风情。

第六单元 恒州平城

494年,孝文帝迁都洛阳,平城改为恒州。不少贵族耆老怀念鲜卑旧俗,抵制汉化,羁留旧都,平城经济文化发展缓慢,“胡化”之风抬头。仅数十年间,平城脱离社会主流,丧失其重要地位。恒州时期,民间崇佛活动仍热情高涨,云冈石窟晚期的“秀骨清像”风格形成,至今依然动人心弦。北魏末,先是柔然进逼,继而六镇之变,恒州陷入长期战乱。526年,一代帝都平城,在战火中沦为废墟。8年后,北魏王朝终结。

了解下一展览

基本陈列 > 三层 / 辽金西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