序言

百万年前,恒岳山崛起,大同湖涸缩,沧海变桑田。于是万物生机勃焉,人类文明兴焉。10万年前,火山喷灰早已冷却,“许家窑人”燃起文明圣火,飞索系石球,渔猎在湖滨。岁月悠悠,其后裔足迹踏遍这片群山包围的福地,在桑干河两岸繁衍进化。

斯土斯民,初见文献于春秋,被称为“代”。此时,“戎狄”之代国已与晋国赵氏联姻,故其历史应当更为久远。自兹而后,赵襄子越夏屋灭代国,赵武灵王胡服骑射置代郡,秦朝沿为36郡之一。汉高刘邦平城伐叛而有白登之围,拓跋鲜卑两度建国皆称大代之号。今日大同,即代地腹心区域也。

大同地理生态,自古可农可牧。大同居民社会,常在两大文明进退之间游移变迁。大同历史文化,总在胡汉之间徘徊酝酿。其形其神,亦胡亦汉,胡汉难分。惟其如此,别具风姿,精彩绝伦。

第一单元 文明序曲

洪荒年代,大同盆地(包括河北阳原、蔚县等地)是面积近1万平方公里的内陆湖——大同湖,湖畔已有人类文明发生。到大约3万年前,大同湖萎缩殆尽,桑干河形成。大同历史的文明序曲,即发生和演绎于“大同湖”和“桑干河”的沧桑岁月。大同最古老的文明是10万年前的“许家窑人”, 在湖滨打制石刀石球,渔猎繁衍,其后扩散至沿湖各地,是为旧石器时代。距今1万年前,人类新石器时代(磨制石器和发明陶器)来临。大同湖彻底干涸,桑干河流域到处都有我们祖先活动的身影,定居渔猎和原始农业是他们生存的方式。

第二单元 狄代方国

商周时期,北方及大同被泛称为“狄”。春秋时,有了“赤狄”、“白狄”和“长狄”之分。春秋晚期见于文献典籍的代国,即“白狄”所建,据有今大同盆地及张家口部分地区,代王城在今河北蔚县。此时,代国与晋国已有深度交流。史载,赵简子曾将“宝符”藏于恒山,令众子寻找,唯赵襄子得其取“代”之意;又将其女嫁与代王,是“和亲”抑或“美人计”不得而知。公元前475年,赵襄子带兵越过夏屋山,击杀代王,占据代地。从此,大同地区归属于中原政治文化版图之中。


第三单元 战国兴城

战国早期,赵襄子立其兄伯鲁之孙赵浣为太子,继位后为献侯。公元前411年,赵献侯在今大同县境兴建“平邑”,此为大同建城之始。其子赵烈侯即位初,常居代地。再后,赵武灵王胡服骑射,破楼烦、林胡,开疆扩土,在原代地东部设置代郡,西部扩增雁门郡和云中郡。今大同地区古属代郡和雁门郡,始终是赵国的北疆重地,也是中原农耕和北方游牧两大文明交流融合缓冲地带的桥头堡。

第四单元 秦汉烽火

秦皇一统中国,代和雁门沿为天下名郡,筑长城以备胡。汉初,韩王信与匈奴勾结反叛,高祖刘邦遂有白登之围,此时大同已称平城。

秦汉大同地区为边陲重地,北方匈奴常有侵扰,威胁中原。长城沿线,烽火连绵,大同常首当其冲。两汉政权于是一方面加强边郡建设,立县兴城,在马邑屯集大军,强势出击;另一方面实行“和亲”政策,分化瓦解。最终,匈奴帝国分裂,北匈奴西遁,南匈奴在汉朝的感召下,内迁定居,加入中华大家庭。

了解下一展览

基本陈列 > 二层 / 魏都平城